天游 发布的文章

  11个城市、2万余人参与竞逐,160名选手杀出重围将于本周末亮相总决赛舞台  全省高校电竞联赛城市赛在下沙收官

  本报记者 阮飞霞

  昨天下午的下沙宝龙城市广场,因为一群年轻人的到来而热闹非凡。随着来自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TC战队”、浙江工业大学的“KC战队”及宁波大红鹰学院的“行走的60分钟战队”分别夺得《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全军出击》的杭州站冠军,今年的ZUEL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城市赛阶段就此宣告落幕。

  从10月20日开始,ZUEL经过了校园海选赛、城市总决赛,在全省11个地市吸引了2万多名高校电竞选手报名参加,让ZUEL成为了金秋校园中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作为本次城市赛的收官站,杭州站的结束,也意味着总决赛的战鼓已经擂响。本周六,将有来自全省的36支队伍的160余名选手将亮相总决赛舞台,他们都是从为期一个月的厮杀中历经层层关卡、最终突出重围的佼佼者。“今年的城市赛,共有176支队伍参加,能够从这么多的高手中脱颖而出,也让我们对今年的总决赛有了更多期待。”作为本次大赛的主办方之一,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副秘书长蒋伟锋昨天也在下沙见证了年轻人的热血与激情。

  据悉,今年的ZUEL总决赛会在往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加码”,将赛场摆在了位于杭州下城区中国(杭州)电竞数娱小镇内的LPL职业战队LGD主场进行,两天的比赛中,36支决赛队伍的选手都将能感受到职业联赛级别的赛事体验。各个项目的冠军选手还将获得晋级明年全国高校电子竞技联赛(CUEL)的资格。

  2018ZUEL“中国移动宽带电视杯”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是ZUEL连续举办的第四届,设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三个项目,30万元总奖金更是创下历年新高。四年来,ZUEL已经成长为国内最具标杆意义的高校电竞赛事之一,不仅为全省的大学生选手提供了展现实力的舞台,也让高校学生得以近距离参与电竞、了解电竞,起到了助推电竞产业发展的作用。

阮飞霞

阮飞霞

  原标题:推理综艺争气,打破续集魔咒

  《明星大侦探》系列主打悬疑推理,备受年轻网友喜爱。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豆瓣开分9.5分,不出意外的话,2018年度国产综艺最高分的桂冠就要花落开播不久的《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在电视综艺普遍受困于“综N代”的收视魔咒之时,一档已经做了四年的网综不仅打破了续集难做的惯性,而且始终尝试创新,实属不易。

  最高评分9.7分

  剧本越来越丰富

  根据《明星大侦探》(简称“明侦”)的设定,节目中每期会有六位明星嘉宾出席,扮演不同的人物角色,他们中有一个侦探、一个凶手和四个嫌疑人,并同处于一个固定空间。他们要共同面对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并需要通过搜集证据和推理找出真正的凶手。根据节目设定,整个过程中只有凶手一人可以说谎,为了隐藏身份会选择嫁祸他人,洗脱自己的嫌疑。

  这种节目形态像极了线下不少桌游会玩到的“剧本杀”,也是之前“狼人杀”和“天黑了,请闭眼”等推理类游戏的变体。从“明侦”第一季开始,各种侦探小说、悬疑故事和推理类影视都是剧本故事的灵感来源。以刚播出的本季第一期节目为例,明星们在破解连环杀人案时,却发现时空的逆转和无序的混乱,节目中的线索也暗示了众人可能是生活在梦境中。这种类似于《盗梦空间》的设定,让这集推理的难度提升,也被不少观众惊呼“烧脑”和“看不懂”。整个连环案件一共用了四期节目才完整解谜,也再次刷新了“明侦”的节目长度。

  “节目做到第四季,肯定是需要做一些创新和提升的。”第四季总导演何舒透露,第三季第一期播出时,“明侦”的开分是9.7分,而第一季、第二季如今在豆瓣的评分也依然在9分以上,这种观众累积的口碑,既是动力也是压力。观众会发现节目中的故事变得越来越复杂,实景拍摄也比棚拍提升了真实感,对参演的明星来说,在真实的场景里搜证和推理,显然也增加了代入感。

  剧本反复推演

  拍摄前基本零漏洞

  “明侦”之所以能够在国产综艺里拿到高分,也和严密的故事逻辑、真实的道具还原以及表现精彩的明星嘉宾有着直接关联。前三季最受粉丝追捧的“恐怖童谣”,被称为三季以来的“巅峰案件”,推理剧情里经典的“暴风雪山庄”模式被运用在剧情里,又增加了铺垫恐怖气息的童谣,直到如今都被不少粉丝感叹“被童谣支配的恐惧”。

  《明星大侦探》的模式来自于韩国综艺《犯罪现场》,尽管出品方芒果TV从韩国方买了版权,但因为节目是剧情推理类综艺,原版播出过的故事无法在中国版里复制使用。何舒透露,节目在做第一季时,韩国综艺团队的编剧和导演会来做现场指导,导演组在学习了编剧和拍摄的核心方法论后,韩方团队离开,导演组还是得靠自己的团队去做故事和设计剧情。

  据介绍,每个剧本都要经历“提案-写故事-拆分人物对应逻辑链-攻防演习”一套完整的流程。剧本不仅需要核心团队超过八成以上的人都接受故事设定,同时会由推理小说家、推理杂志主编等业内人士进行验证。剧本完成后,导演组会把剧本变成“剧本杀”玩一次,同时邀请全国各地的热心观众、媒体人和电视台同事来现场试玩。“经过大神们试玩后,就很少再有BUG(指逻辑漏洞)出现。”何舒说,这种严密的剧本测试是团队始终坚持的方法,保证节目在播出后不会被观众挑刺。

  此外,能让《明星大侦探》在网综中得到高评价,还离不开节目中的价值观引导。以最新播出的“走出无名岛”为例,这次的连环案件肇始于一位自媒体达人“甄相帝”的离奇被杀,但剧情推理到最后,甄相帝之死背后牵涉的是以其为首的所谓正义联盟,在网络上以键盘侠的身份颠倒黑白、搬弄是非,节目主题直指如今的网络暴力现象。“将价值观的表述巧妙地融入剧情中,不说教,却很有启发”,是“明侦”粉丝在节目评论中的总结。

  网播有时长保证

  推理综艺专业门槛高

  《明星大侦探》自第一季在芒果TV首播以来,一直以网综的形式更新。今年6月,由原班人马打造的《我是大侦探》曾经登陆过湖南卫视,从网播节目变成了电视综艺。可惜的是,《我是大侦探》并没有收获与“明侦”一样的口碑,这次网转台也留下了不少经验教训。

  何舒透露,从导演组的角度讲,台综其实在故事和制作上并不逊色,但作为一档推理类综艺,节目的时长限制了能够展示的细节丰富程度以及故事的展开程度。“台综一期节目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左右,但网综就可以做三期、四期来讲一个案件。”在她看来,作为一档细节丰富又在案情上十分烧脑的节目,很多观众在看网综时会反复拖拽鼠标、重新回看研究细节,但电视节目不允许这样操作。“你不可能要求电视观众始终坐在电视机前,但推理节目一旦错过了证据的发现和细节推理,就容易跟不上剧情。”

  这次不算太成功的实验,让导演组更加相信“明侦”独特的网络属性。同时,何舒也直言,推理综艺本身在制作上也有专业门槛,市场上也先后有其他平台尝试过这个类型,但失败后就没人再做。“我们很珍惜这个节目现在的状态,同时会把自己当做竞争对手,不会懈怠。”她说,只要观众愿意看,他们就会一直做下去。

  社悉尼11月19日电 (记者 陶社兰)延续了22年的悉尼中国农历新年庆典(Chinese New Year),将于2019年变身为悉尼农历节(Sydney Lunar Festival),表演者和观众将更具多元化。悉尼市政府认为,该活动会成为更具包容性的盛会。

  由悉尼市政府主办的中国农历新年庆典,是亚洲以外规模最大的中国农历新年庆祝活动。在过去的22年里,该庆典从最初规模不大的唐人街社区活动发展壮大。

  悉尼市市长克罗芙·摩尔19日表示,在过去的几周里,市政府与诸多华裔以及其他民族背景的代表见了面,并向他们介绍了这一全新的庆典活动。与此同时,市政府正在与悉尼多国总领事馆进行讨论,与中、韩、日、越、泰、印尼以及马来西亚等社区代表的对话也在进行中。该庆典的演变是为了在不忘其本源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因此,节庆的形式仍保留了中国农历新年庆典的主要元素和活动,比如在唐人街中心地带装点夺目的花灯。

  自1996年以来,悉尼市政府为中国农历新年庆典主办活动达120场次,协办838场。2018年的悉尼中国农历新年庆典吸引130多万观光客,节庆期间的观光消费总额高达7000万澳元。

  2019年农历新年庆典将于2月1日至10日举行,主要内容包括:农历花灯会(Lunar Lanterns),该灯会是对中华传统十二生肖所做出的现代诠释,展出场地从悉尼歌剧院、环形码头沿海港前滩一直延伸至海外旅客航站码头;庆典开幕周末每晚都会在花灯周围安排南狮北舞,以及中、韩、日、泰、印尼等多民族社团表演;龙舟竞渡是南半球规模最为庞大的水上竞渡盛事,将吸引3000多名选手参赛。另外,庆典期间还将安排80多场相关活动,其中包括:精彩表演、艺术展出、电影放映和史迹观光等。

  悉尼市政府将为2019年的农历花灯会推出4盏全新设计的花灯,均由本土或澳籍华裔艺术家创作。这4盏花灯及其创作者为:钱建华创作5米高的3D形式的猪宝宝灯,张露茜创作8米高的猴运塔,薛美玲创作6米高的剪纸艺术羊灯,谭思考创作6米高的充气式岩石憨牛灯。(完)

  新华社北京11月21日电(记者李嘉瑞、孔祥鑫)记者从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获悉,2020年底前,北京市将建成覆盖全部常住人口的“个人诚信分”工程,并定期公开公示企业和个人失信记录,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寸步难行”的失信惩戒格局。

  根据《北京市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行动计划(2018年—2020年)》,北京市将营造更加公平的诚信法治环境,加快打造诚信示范城市。北京市将完善信用联合奖惩机制,建立健全数据清单、行为清单、措施清单等全市统一的信用联合奖惩“三清单”制度。2020年底前,建成覆盖全部常住人口的北京“个人诚信分”工程,大力推动信用信息在市场准入、公共服务、旅游出行、创业求职等领域广泛应用,为守信者提供“容缺受理”“绿色通道”便利措施以及“信易+”示范项目激励措施。

  此外,还将完善信用黑名单制度,定期公开公示企业和个人失信记录,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寸步难行”的失信惩戒格局,让违法违规失信者付出沉重代价。

  2020年底前,北京市将完成社会信用条例立法工作,还将推进政府和社会信用信息整合归集共享,建设全市统一的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和联动体系。

  最近某人气流量歌手的新专辑上线iTunes,引发销量数据造假的争议。其实这名歌手专辑的销售量是否真的涉嫌造假有待考证,而欧美网友难以理解数据怎能如此之高,可能低估了亚洲粉丝为偶像刷榜的狠劲儿,在明星经济圈里,“水军”的存在毋庸置疑,并且已经形成了产业。就这样,“追星”变成了“烧钱”,“明星经济”变成了“流量泡沫”,背后推手和明星赚得盆满钵满,粉丝犹如“韭菜”,在虚假流量的操纵下被一茬一茬地收割。

  明星经济并不是只有“流量泡沫”、少数投机者获暴利这一条路可走,它本是影响社会的亚文化的一种形态。追星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明星经济,但明星经济可以不只有粉丝烧钱,也可以通过演出、品牌、特产代言等方式拉动社会经济,前提是明星需要面向社会树立起健康、正面的形象。这样的形象,显然不是“水军”、虚假流量能塑造出来的。演员应该会演戏,歌手应该会唱歌,偶像就算不太会演戏、不太会唱歌,也应当能够“贩卖梦想”,造星模式如果完全由金钱拉动,靠水军带来的虚假流量堆砌,那些缺乏根基、摇摇欲坠的人设,又能贩卖什么样的梦想呢?这些纵容、培养、依靠“水军”和虚假数据的流量造星及娱乐消费模式带来的乌烟瘴气,伤害了明星亚文化的健康养成,扼杀着亚文化的种种可能性,对于社会而言是一种饮鸩解渴甚至杀鸡取卵式的行为——因为它让娱乐业变得更加浮躁,不利于培养优秀的艺人,不利于创作优秀的作品;它充满太多的一夜爆红、太少的个人努力,给予青少年感官刺激多过精神支持,输出不了多少正向价值。靠流量造星、拿粉丝当“韭菜”的明星经济该挤一挤泡沫了,它不止关乎一时的娱乐业收益,也关乎青少年成长在什么样的文化环境、接受什么样的价值观。